小昭真的能当上波斯明教的教主吗?小昭回波斯之后发生了什么?

  • 时间:
  • 浏览:35
  • 来源:元字符历史

  小昭真的能当上波斯明教的教主吗?小昭回波斯之后发生了什么?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在《倚天屠龙记》当中,小昭也算是一个很让人喜爱的女孩子,他一路跟随张无忌,但是从来没有表达过自己的心意,到最终身世之谜揭开,她一下子成了波斯明教的教主,必须离开中土前往波斯,很多人也是很难过的吧。不过,后的事情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小昭难道真的就能顺利回到波斯当教主吗?小昭最终的结局究竟会是什么?

  学术界将在中古时传入中国内地、后来逐渐消亡的三只外来宗教统称为三夷教,其中包括祆教、景教、明教。相比祆教和景教,很多人会对明教有或多或少的印象,那不就是金庸先生武侠小说《倚天屠记》里面的明教么!小说的主人公就是那个优柔寡断、从事业到感情处处被动的明教教主张无忌,故事里还有后来成为明教波斯总教教主的圣女二代、美丽的小昭姑娘。

  1

  金庸的作品被反复改编为影视剧,情节天马行空,已然偏离原著。我们就以小说《倚天屠龙记》三联修订版的相关章节为例,来重温下里面对明教的描述。

  书中第11章,张三丰常遇春相遇,常遇春自称是事奉明尊的明教中人,书中说道:魔教中人规矩极严,戒食荤腥,自唐朝以来,即是如此。北宋末年,明教大首领方腊在浙东起事,当时官民称之为“食菜事魔教”。食菜和奉事魔王,是魔教的两大规律,传之已达数百年。宋朝以降,官府对魔教诛杀极严,武林中人也对之甚为歧视,因此魔教教徒行事十分隐秘,虽然吃素,却对外人假称奉佛拜菩萨,不敢泄漏自己身分。

  张三丰于魔教的来历略有所闻,知道魔教所奉的大魔王叫做摩尼,教中人称之为“明尊”。该教于朝宪宗元和年间传入中土,当时称之“摩尼教”,又称“大云光明教”,教徒自称“明教”,旁人却称之为魔教。

  第19章明教说不得和尚介绍到:我明教源于波斯国,唐时传至中土。当时称为祆教。唐皇在各处敕建大云光明寺,为我明教的寺院。我教教义是行善去恶,众生平等,若有金银财物,须当救济贫众,不茹荤,崇拜明尊。明尊即是火神,也即是善神。只因历朝贪官污吏欺压我教,教中兄弟不忿,往往起事,自北宋方腊方教主以来,已算不清有多少次了。

  第25章借光明左使杨逍所撰《明教流传中土记》再次提到明教源起:明教源出波斯,本名摩尼教,于唐武后延载无年传入中土,其时波斯人拂多诞持明教“三宗经”来朝,中国人始习此教经典。唐大历三年六月二十九日,长安洛阳建明教寺院“大云光明寺”。此后太原、荆州、扬州、洪州、越州等重镇,均建有大云光明寺。至会昌三年,朝廷下令杀明教徒,明教势力大衰。自此之后,明教便成为犯禁的秘密教会,历朝均受官府摧残。明教为图生存,行事不免诡秘,终于摩尼教这个“摩”被人改为“魔”字,世人遂称之为魔教。

  在25章中,明教大会教众焚火烧香,宣告各地并起,共抗元朝。将元末各地起事都归入了明教的主导。第40章,

  自此中原英雄倾心归附明教,张无忌号令到处,无不凛遵。明教数百年来一直为人所不齿,被目为妖魔淫邪,经此一番天翻地覆的大变,竟成为中原群雄之首,克成大汉子孙中兴的大业。其后朱元璋虽起异心,迭施奸谋而登帝位,但助他打下江山的都是明教中人,是以国号不得不称一个“明”字。

  在小说中多处提到了明教的几个特点,以火为圣,尊火为神;筑高坛,坛前烧起熊熊大火。群豪白衣如雪;乘者均穿白袍,袍上绣着一个红色火焰;三人都身穿宽大白袍,每人的白袍角上赫然都绣着一个火焰之形;双手作火焰飞腾之状,放在胸口。中土明教虽然出自波斯,但数百年来独立成派,自来不受波斯总教管辖。明教的口号“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唯光明故。”

  金庸在《倚天屠龙记》对明教着墨甚多,提到其来历,发展,基本教义;明教即来自波斯的摩尼教,并将宋方腊视为明教教主,以及明朝的建立都归因为明教。明教的特点也非常明显,不吃荤,着白衣,崇拜圣火等等。金庸的小说往往以真实的历史为背景展开大起大合的故事情节,那么书中关于明教的说法究竟是否正确呢?

  2

  摩尼教创始人为摩尼(公元后216年-277年),创建之地为古巴比伦(今伊拉克,当时已经是波斯帝国占领下的一个行省),所以准确地说摩尼教的教团总部是在巴比伦,而非波斯本土(今伊朗)。

  摩尼教的根本教义为二宗三际论,二宗即指代表善的光明、代表恶的黑暗两种势力;三际分为初、中、后,可以大约理解成过去、现在和未来;摩尼教所描绘的世界就是明宗和暗宗在三际的不同表现

  初际时,光明王国占据世界的东西北三方,由明尊统治;黑暗王国占据南方,由黑暗魔王统治。两个相邻的王国保持着相安无事的状态。

  黑暗魔王偶然来到两国边界,垂涎于光明王国的美妙和快乐,就入侵了光明王国,这就进入了两宗相互斗争的中际。

  明尊组织了光明王国的神灵进行抵抗,为此进行了三次大的召唤。明尊先召唤出生命之母(善母),生命之母招呼出先意(初人),先意召唤出五明子(气、风、光、水和火)。先意用五明子做成自己的甲胄,去反击黑暗魔王,但不敌魔界,五明子被魔界吞噬。

  苏醒过来的先意由生命之母向明尊求助,明尊再召唤出明友、大般、净风及净风的五个儿子。在净风呼唤先意、先意应答的过程中,又产了两个神,呼神为净风的第六子,应神为先意的第六子。净风击败了魔界,从战死的暗魔身上挤出没有污染的光明分子造成日、月,用被污染的光明分子形成星星,用恶魔的皮、身体、骨头造成天、地、山,这就是摩尼教的创世纪。

  明尊为了彻底击败魔界,进行了第三次召唤,过程太具有想象力,此处省略一万字。其中还有恶魔交配,生下了亚当、夏娃,成为了人类的祖先。

  亚当、夏娃和人类虽由魔产生,受肉体欲望支配,但体内含有光明分子为其灵魂,摩尼认为人类的身体就是一个小世界,是光明与黑暗的缩影。明尊为了解救被人类肉体禁锢的光明分子,派出明使降临人间,其中就包括了耶稣。看到此处,亚当、夏娃、耶稣,各位看官一定以为串台了。

  耶稣也是摩尼教中重要的明使

  一代代明使下凡拯救人类灵魂,引导灵性与欲望的斗争,不断地重复灵性昏睡、臣服于肉体的过程。而摩尼是明尊所派遣的最重要、也是最后一个明使,他终于点醒了人类的灵性,光明分子获得拯救。此时爆发大火,耶稣二次降临进行末日审判。各位神灵和被拯救者最终来到光明王国,见到明尊。那时光明和黑暗再次分隔,于是进入到后际。

  摩尼教的主要教义就是为了激发人类内心隐藏的善,解救被禁锢在人类肉体中的光明分子,被解救出来的光明分子会通过银河等各星座,抵达太阳和月亮(被称为渡船),渡船将这些光明分子运回到光明王国。

  摩尼教糅合了当时的各种宗教教义,在古经卷中,摩尼自称:明尊的使者一次又一次地把智慧和善行传到人间。有一个时代由名叫佛陀的使者传到印度,又一个时代由名叫琐罗亚斯德的使者传到波斯,又一个时代由叫耶稣的使者传到西方。而今,启示又降下来,在这个最后的时代,先知的职份落在我摩尼身上,由我作为向巴比伦传达神的真理的使者。

  摩尼教创立后,摩尼和其信徒在波斯帝国境内开始布教,并一度得到波斯王室的认可,同时向外传播。但好景不长,摩尼教在波斯受到当时的国教琐罗亚斯德教抵制,摩尼最后被投入监狱并殉道。

  摩尼教在发源地陷入绝境,教徒加速了向外的避难迁徙。在罗马帝国境内,摩尼教一度得到发展,教徒行迹远至北非,但最终被基督教和官方视为异端,终于销声匿迹。摩尼教往东、往北,基本顺延丝绸之路,经中亚而后中国,倒是柳暗花明得到一定的发展。

  3

  在《倚天屠龙记》中多处提到的圣火及圣火崇拜,其实是将摩尼教与另外一只来自波斯本土更古老的宗教,也就是琐罗亚斯德教(也称祆教)混淆了。

  祆教,是从波斯人的神话故事以及原始宗教发展而来,以其创立者琐罗亚斯德(约公元前628-551年)命名。其教义存在光明和黑暗两个世界,进行着善和恶的斗争。光明世界的最高神为阿胡拉.玛兹达,意为“智慧之主”。

  祆教的创世说来起源于印度-伊朗人(雅利安人种印伊人)的神话故事,阿胡拉.玛兹达分七个阶段创造了世界,火即在第七个阶段被创造出来的,“第七造火,火之光芒来自无限光明神,来自阿胡拉.玛兹达的宝殿,他把火分给万物,他命令火在战斗中为人类服务,准备食物和征服寒”。

  火是最高神的外表象征,是光明和正义的化身,具有崇高的地位。根据教义,火有可见和不可见两种,可见者即为光芒,不可见者即为一种生命之活力,存在于大地、水、动植物、人,予人类活的心理和生命。有一整套完整的仪式来将火采集、净化、圣化,火坛是宗教祭祀的中心,祭祀者通过火来接近神、与神沟通,圣火崇拜成为祆教最明显的特征。

  居鲁士大帝统治期间,祆教成为波斯国教。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占领波斯实行希腊化后,琐罗亚斯德教一度衰落。到萨珊王朝期间(公元224-651年),重新被奉为国教(摩尼教也创立在这个阶段)。到公元七世纪阿拉伯人征服波斯后,祆教迅速衰败。有部分教徒一路迁徙到印度西部繁衍生息,到今天一直奉行着祆教的传统,从波斯取回的圣火仍受着照料和保护,这也就是今天的印度帕尔西人(例如印度财阀塔塔就是帕尔西人)。

  祆教被萨珊王朝再次立为波斯国教后,在中亚得到广泛的传播,中亚地区多个民族接受了此信仰,如我们今天所知道的粟特人、月氏人等等。

  沿着丝绸之路,祆教也进入了中国,并一度在民间与官方得到流行。祆教因对圣火的崇拜,在中国被称为拜火教,又被称为祆教、火祆教。“祆”字为“天”加示字旁,音xian(一声),本意为天神,不称天而称祆,有胡天的意思,也即外国的天神。祆教就是我们开篇提到的三夷教之一。今天的考古已经发掘出了大量南北朝隋唐期间带有明显祆教特征的历史遗迹。

  4

  我们已经知道,摩尼教是发源于巴比伦,其教义部分吸纳了波斯祆教的内容,早期的摩尼教教义应当有一定程度的敬火内容,但是圣火崇拜并不是摩尼教的特征,而是祆教(也即拜火教、祆教)的特征。摩尼教更多的是对光明,日、月的崇拜。

  摩尼教自诩为包罗各宗教的世界性终极宗教,从创立之初就立下了向全世界传道的志向。如摩尼视自己为继琐罗亚斯德、佛陀、耶稣之后的光明使者,他自称“我的宗教则不同,它将流行与每个国家,它将采用所有的语言,它将传及天涯海角”。

  摩尼教在中亚,就经常将自己伪装成佛教、祆教,以减少传教的阻力。特别是利用一些地区的弥勒信仰,宣称摩尼和弥勒佛的合一,用佛教的外衣来包装自己的教义,以获得当地民众的认可与信奉。

  摩尼教在唐前期或更早传入中国内地,最早被官方认可的记载是在延载元年(694年),波斯人拂多诞持《二宗经》来朝见武皇则天,武则天悦其说,留其译经。

  武则天的时代非常盛行弥勒信仰,薛怀义召集僧人所撰写的《大云经疏》就对佛教经典《大云经》做了曲解,称武后为“弥勒下生”,为以武代唐提供了君权神授的依据。摩尼教在此期间受官方肯定,多半也是沿袭了中亚传教用佛教伪装的老套路。

  另外在693年天竺僧人菩提流支所译的《佛说宝雨经》中所出现的日月光天子,以及武则天为自己所创造的名字“曌”,意为日月凌空,日、月、光等要素让人不免遐想武则天时期摩尼教和佛教信仰之间的相互影响。

  《老子化胡经》原为道教典籍,敦煌出土遗书的版本中融入了老子化身为摩尼的内容,显然为摩尼教徒所修改,是为了迎合唐王室奉老子李耳为先祖并信奉道教的传统。这也是摩尼教传播的一贯套路。

  到了开元二十年(734),唐玄宗下敕令,因“妄称佛教,诳惑黎元”,禁止中国人信奉摩尼教,但不禁胡人依从乡俗保持摩尼教的信仰。武则天时期对佛教的特别追捧和宽容,导致了许多“伪”佛教的出现,在玄宗期间开始清算,摩尼教也是其中之一。

  安史之乱爆发后,朝廷不得不借重回纥汗国的骑兵进行平叛,而此时的回纥王庭接触并逐渐信奉了摩尼教,摩尼教开始在回纥流行,并再度向中原传教。出于对回纥军事力量的笼络,唐官方允许了摩尼教的传播,并在当时的荆、扬、洪、越等州建立大云光明寺作为传教据点。

  回纥汗国衰败之时,唐对摩尼教的态度开始转变,逐步限制其传教活动。到会昌三年,唐军大败回纥后,开始铲除境内回纥势力,摩尼教徒也受到毁灭性的打击。正在中国巡游的日本和尚圆仁在其《入唐求法巡礼行记》中,记载了摩尼教徒被杀戮的情景。

  唐武宗在位期间,出于政治、经济等方面的考虑,对各种外来宗教进行打击,在佛教称为“会昌法难”;摩尼教同样经历了重创,在中国几乎销声匿迹。

  据何乔远《闽书》记载,会昌法难之时,摩尼教呼禄法师逃到福州地区继续传教,将教名改为“明教”。其由来当如林悟殊先生所推测,明教是基于摩尼教对光明的崇拜而命名,是为了适应当时中国的情势而做的改变。摩尼教从此以一种中国化(华化)区域宗教的形式,继续独立生存着。

  我们可以从古籍中,近现代的历史研究与田野调查中发现诸多的明教活动踪迹,其活动范围主要集中在福建及浙江地区。

  例如北宋真宗年间,福建人林世长进献明教典籍而被封官的事情。《宋会要》中提到明教所念经文为“日光偈”与“月光偈”。南宋洪适在其著作中提到台州人家藏妖书《二宗三纪经》,召集乡邻信徒焚香祭神。南宋陆游也在其《渭南文集》与《老学庵笔记》中,有对明教活动的记载,直指明教为妖幻邪教,信徒已经蔓延到秀才、吏人及军人了。

  陆游记载明教的服饰为白衣乌帽,南宋洪迈《夷坚志》中也提到明教会的黑冠白服,与早期摩尼教的白冠白服已经不同。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在泉州发现的一个元代墓碑,上面刻有“管理江南诸路明教、秦教等…”,内容是说当地的各种宗教,包括明教都归泉州地区的基督教主教管辖,说明在元代时,明教是被承认的宗教,受官方统一管理。

  这里的秦教,也即大秦教,就是我们开始所说的三夷教里面的景教,是从东正教分裂出来的聂斯脱里派,以东方亚述教会的名义兴盛于波斯,在唐代时正式传入中国内地。景教被视为最早进入中国的基督教分支,其教义不同于后来进入中国的基督教派,因为与本文主题关联不大,这里就不展开了。

  到明洪武三年,朱元璋颁“禁淫祠”诏书,禁止明(尊)教与白莲社等宗教。《大明律》又将明教、白莲教等列入“旁门左道”之列,并规定“为首者绞,为从者各杖一百、流三千里”;特别因为明教与大明国号相同,给明教安上了"上逼国号"的大罪,严厉禁止,明教由此开始衰败。

  福建泉州晋江的草庵,曾被视为是中国唯一保存完整的摩尼教(明教)遗迹,为元代建筑,明教在明代被禁后,当地百姓仍然当佛教崇拜,香火得以延续。在庵内依石崖浮雕一尊摩尼光佛跌坐像,是目前世界仅存的一尊摩尼石雕像,摩尼形象已经华化。草庵前原有一摩崖石刻,勒文“劝念清净光明,大力智慧。无上至真,摩尼光佛”,原石立于明代,后毁于文革期间。

  福州的福寿宫也被考古证实为明教遗迹,是一座保存完整的明教寺院,大殿前楹联上书“朝奉日乾坤正气,夕拜月天地光华”,体现着摩尼教“朝拜日,夕拜月”的仪轨。

  在福建晋江地区、霞浦等地区也发现了诸多民间明教崇拜的文物,为摩尼教在中国的华化演变提供了更多的考古证据。明教在被官方禁绝后,依然以与当地佛、道结合的方式顽强地生存着。

  5

  从前面的讲述,我们已经大致了解了摩尼教(明教)在中国的发展历程。《倚天屠龙记》写作于1961年,书中如此描写明教是有当时的学术依据的。

  著名历史学家吴晗在他32岁(1941年)发表了论文《明教与大明帝国》。文章指出大明之国号出自于元末义军首领韩山童、韩林儿之明王,而明王的称谓出自明教经典《大小明王出世经》,所以明之国号实出于明教。

  吴晗用了大量篇幅引经据典,将当时史籍中指为摩尼教或者明教的活动信息、以及摩尼教与其它民间教派(白莲教、弥勒教、吃菜事魔等)合流的活动信息都一一列出,从而引出这个观点:朱元璋被划为明教徒,方腊等诸多民间起事首领也都被认定为明教徒。

  明之国号来自明教这个观点,一经推出就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影响着学术界。日本历史名家陈臣在其名作《小说十八史略》中,也称方腊为摩尼教的领袖,将吃菜事魔等同于摩尼教徒,并将摩尼教视为更极端的拜火教。

  随着摩尼教研究的持续深入,今天的学术界已经大大修正了吴晗的观点。因为历史资料的缺乏或者以讹传讹的记录,因为宗教本身的神秘性或者刻意包装,因为各宗教之间或明或暗的渊源,即使是在专业领域也难免将不同的宗教派别混淆。到今天,各宗教派别的演变脉络已经相对清晰,但仍然存在着不少的未解之谜和学术分歧。

  提到明王之来历,《大小明王出世经》并不是明教的经典,而是当时一些佛教异端的经典。明王之称谓本身也出现在其它佛教经典中,如唐代义净大师所译的密宗经典《大孔雀咒王经》中,首次将陀罗尼神化并称其为明王。

  陀罗尼原来自于大乘佛教,为梵文音译,意译是总持、能持、闻持、能遮等,意思是对佛法的正确听闻和记忆,后来慢慢演变、神秘化为“咒”。稍晚于义净的不空大师(中国密宗创始人之一)所译《大孔雀咒王经》版本,题目为《佛母大金曜孔雀明王经》,简称《大孔雀明王经》。

  而韩山童起事所用的口号“弥勒下生、明王出世”,应出自白莲教;所谓元末起事的义军主力,并不是什么明教,而是白莲教。而我们也没有什么依据说朱元璋、方腊是明教中人。

  前面提到的吃菜事魔,这个称号始于北宋,从字面上解释即为吃菜(吃素)和事魔(结党、事奉魔头)。学术界以前有种说法,吃菜事魔的“魔”与“摩”同音,指的就是摩尼教,现在这种说法已经被大部分学者所否定。而且摩尼教徒的吃素或者不杀生,从教义上讲是为了尽量避免伤害被生物禁锢的光明分子,不是佛教慈悲的不杀生。

  摩尼教一贯的传教手法,就是利用当地的其它宗教做伪装;在传教中也经常采用装神弄鬼的方法,号称能驱魔、治病、祈雨,如此种种也导致了在世人眼中摩尼教(明教)与其它宗教的相互混淆。此文不是历史考据文章,在这里我们就不一一赘述那些可能的误会了。

  综上所述,我们所说三夷教,祆教、景教、明教在进入中国后都逐渐华化,最终消亡;只有同样作为外来宗教的佛教,在中国适应环境华化流传至今。

  至于《倚天屠龙教》中可爱的小昭姑娘,究竟回哪里的总坛去了,这个就真不知道了。因为那个时期的波斯,正被从伊尔汗国(成吉思汗之孙旭烈兀建立)分裂出来的几个小国家所统治,已经完全穆斯林化了,不管是摩尼教,还是拜火教,早在故土失去了生存空间。

  倒是小说中写到小昭回归波斯时的章节题目《东西永隔如参商》,恰如其分地反映了在中国独立发展的明教与摩尼教源起之地的真实关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